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33章 报仇,引蛇出洞

作者: 玖月心久  分类: 都市言情  更新时间:  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丁文山一听说找到害妻子的凶手了,怎么还能沉得住气呢?

    立刻开口就问,“红豆,你慢点说!我没听错吧?你知道是谁害你奶奶了?赶紧告诉我……谁?”

    情急的一把抓住了孙女的胳膊,目光里都是迫不及待的征询。

    丁红豆反握住他的手,轻轻的摇了摇头,“你这个凶手是谁?我暂时不能告诉你!因为我知道你的脾气,你肯定是想要以其人之身,还治其人之道吧?你想让凶手和奶奶一样,被车撞,瘫在床上,体会一下奶奶这些日子所受的苦?”

    “这有什么不对吗?”

    丁文山答的理直气壮,回手指了指病床上的杜一珍,“你看看,你奶奶原本是最傲性的一个人,她喜欢画画,喜欢四处旅行,也喜欢饱览山川河海,可现在呢,她只能躺在床上,瘦成了皮包骨,这还不算,她连任何的知觉都没有,甚至连起码的自理能力也都丧失了,不能洗脸,不能刷牙,连手指头都没法动一动。你以为,这是她想要的生活吗?难道那个肇事的人,不应该尝尝相同滋味?我不该替自己的女人报仇吗?”

    “你说的都对,那个肇事者是应该受到惩罚,可我不想让你为了这样一个人,打打杀杀的,把自己的未来也搭进去。万一东窗事发,谁来照顾奶奶呢?我相信……如果奶奶有意识,她也不会同意你这么做的。”

    丁文山深吸了一口气,“所以呢,你想走法律的路子?让她坐牢?我觉得这是便宜她了!应该让她残疾一辈子。”

    丁红豆摇了摇头,“爷,我不在乎其他的人,我只在乎你。我不想你因为这件事情出一点错!”

    她温柔地摩挲着丁文山的大手背,“我只想你和奶奶能够永远在一起,以后也不会因为各种理由而分开。”

    丁文山不说话了……这就算是默认了孙女儿的主意,打算走法律途径了。

    丁红豆这才放心地往下说,“那天晚上的事情呢,我现在有一个证人,不过这个证人有毒瘾,我想了想,如果把她交到法庭上,既便她肯做证,对方的律师也会说她的证言不可靠,或者说我们威胁她,利诱她,总之,为了给肇事者开罪,什么话都能说的出来!所以我已经想好了,虽然已经让这个证人写了证词,可只能作为一个旁证。”

    丁文山赞赏孙女的细心和判断。

    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你这话说的对!确实!让个瘾君子出来作证,确实没法一下子把对方告倒!咱们要么不做,要么就做个稳妥的,不能打草惊蛇了。”

    “对吧?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才来找你商量,想用一个计策,让对方自投罗网……咱们当场抓个现行,再加上证人的旁证!他就没法抵赖了!”

    “那把你的想法说出来吧!”

    丁红豆一本正经地望着爷爷,“我觉得,首先咱们要做一出戏,把奶奶送到医院去,然后再……”

    丁文山听着孙女儿的计策,微微的点着头……他自己也没料到,会有这么一天,爷爷还要听孙女的安排。

    ~~**~~

    第二天一早……

    杜一珍被救护车从家里转移到了医院,依旧被安排在了高干病房……

    丁红豆把奶奶安置妥当之后,就高调的去了电视台……

    她今天是特意打扮过的。

    穿上了一条火红的连衣裙,鸡心领,微露着漂亮的锁骨和雪白的肌肤,腰间束着一条同质的小腰带,更显得身材玲珑有致,背挺,腰细,大长腿,远远的一看就吸引人的视线。

    再加上她那一头顺滑的长发,发稍微卷成大波浪,一直披散到腰际,走动的时候,波浪轻舞,像是一层层荡漾的海潮,勾得人心,也跟着一忽悠,一忽悠的波动。

    脚上是一双浅口的红色高跟鞋,趁着雪白的脚踝和纤细的小腿……别提多悦目了,腕上还挎着一个精致的小手包,小巧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精美的太阳镜,越发衬得肤色娇嫩。

    说实话……

    丁红豆本来长得就漂亮。

    现在呢?

    初为女人!

    19岁的青春里加上女人的妩媚,再配上这一身醒目的装扮,即便是在美女如云的电视台里,她仍然当之无愧的成为了焦点,吸引了无数男人的目光。

    她在电视台的长廊上一走,真不是吹的,回头率几乎百分之一百……无论男女老少,都要对她多看一眼。

    可巧了。

    冯庸正好从楼梯上下来,准备出台去办事儿,正和她走了个碰头……

    他起先还没认出她来呢,就是略显惊艳的瞄了一眼。

    丁红豆也没主动跟他打招呼。

    两个人擦肩一过。

    冯庸从侧面看到了她太阳镜下的脸,不由得“咦”了一声,“丁……丁红豆,怎么是你?你怎么来电视台了?找谁啊?”

    丁红豆这才站下了脚步,大大方方地一笑,“冯台长,你好!我来找张美丽,已经给她打过电话了,她让我进来的,直接到她的办公室去。”

    冯庸有点儿不愿意放过和她交谈的机会。

    这也难怪!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谁看到漂亮的女人都有点走不动道……更何况他从心里到外,还是很喜欢丁红豆的,脸上自然而然的就露出了几分亲近之意,脚步也停下了,用身子半挡着她的去路,“哦?这样啊,你找张美丽有什么事儿吗?”

    丁红豆好像也没打算瞒着他,“是这么回事儿,我奶奶不是一直昏迷吗?昨天晚上突然间有反应了,能听到我们说话了,也能眨眼睛了,我们就把她送到了医院急诊,专家说……最好拿一些她过去的影像,让她多看一看,这样可以增加她说话的几率!”

    最后又补了一句,“为了我奶奶能够早日恢复健康,更为了她能更快地指认出那天晚上的肇事凶手,所以,我就想到了电视台,我奶之前不是在这里录了一档节目吗?张美丽这里肯定有存档的录影带吧?我拿回去,给她放一放,也许她就能马上有反应了?”

    她说话的时候态度不卑不亢,浅笑盈盈的那张脸,在阳光下绚丽的让人心跳,尤其是嘴角边那粒美人痣,衬着红色的唇,白嫩的脸,越发的透出几分女人特有的妩媚。

    冯庸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啊,那是好事儿啊!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只管说,我们台里所有的人,都希望你奶奶能够早日恢复健康!”

    他在电视台里是举足轻重的领导,为人一向高傲,行事不拘,又是个有魅力的单身男人……本来一举一动,就容易吸引大家的关注,再加上他不顾下属的目光,站在走廊上和一个美女悠闲对话。

    只一眨眼的功夫……

    办公室里就探出了好些好奇的小脑瓜:

    “哎,和冯台长说话那女的谁呀?电影明星?长这么漂亮?我怎么不认识啊?”

    “我看看,我看看!什么明星啊?你忘了,冯台长就是因为她……才和媳妇在宴会上动手的。”

    “哦?是杜一珍的孙女儿?她不是个小村姑吗?哪有这么漂亮啊?”

    “现在是空姐!当然不一样了!她原本长的就好看,要不,冯台长能追她吗?能为了她和媳妇离婚吗?”

    “那这啥意思啊?他俩这是要公开关系了?”

    “不知道!男未婚,女未嫁,即便公开也正常!”

    “……”

    各种议论都有。

    正在这时候……张美丽来了,看到冯庸,就停下脚步,客客气气地打招呼,“冯台长,你也在呀,原来你们在聊天啊,我还正在想呢,红豆怎么还没来呀?是不是被门卫卡住了,我来接接她!”

    冯庸单手插兜,淡淡的点了点头,“哦!那你们忙吧。”

    也没再多说。

    自顾自地下楼了。

    张美丽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丁红豆,眼里带着难以置信的艳羡,“这才几个月不见,那你怎么变得这么漂亮?”

    顺势体贴地询问,“你在电话里跟我说……你奶奶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马上就能开口说话了?”

    “嗯!所以我过来取录影带。”

    丁红豆又把刚才对冯庸说的那番话,认认真真地又重复了一遍。

    张美丽挺了挺小肩膀,“那没问题,我已经把带子给你准备出来啦,走,我们去取。”

    带着丁红豆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例来八卦的小道消息传播的就快,仿佛长了翅膀的小鸟一样,没风也能飞千里。

    冯庸和“前绯闻女友”丁红豆,“要公开关系”的八卦,一眨眼就传到了安童的办公室。

    安童当然不信了。

    可也带着几分好奇,等到丁红豆离开以后,安童就找到张美丽那里,故做漫不经心地提起来了,“我刚才听别人说,丁红豆上你办公室来啦?她……”

    张美丽没等她说完,就兴奋地抢过了话头,“艾玛,安姐,你有多久没见到丁红豆了?她现在变得我都认不出了,刚才冷眼一瞧,我还以为是大明星呢!”

    安童嫉妒的撇嘴,“你就是眼皮子浅,你也没见过什么大明星!别说没用的了,我问你呢?丁红豆找你干嘛?”

    “哦!”张美丽虽然对安童的傲慢态度不感冒,可人家是台里的当红主持,她也不敢得罪人家,只能乖乖地回答问题,“是这么回事儿,杜一珍清醒了……”

    安童吓得一哆嗦,也没等对方说完,赶忙迫不及待的追问,“杜一珍醒了?什么时候的事儿?她情况怎么样了?现在人在哪儿?”

    这就是做贼心虚。

    她心里明镜似的……如果杜一珍可以开口说话了,甚至神智清醒了,那么第一件要做的事儿,就是指控自己,把自己送到大牢。

    安童能不哆嗦吗?

    张美丽不疑有他。

    实话实说,“嗯?我听丁红豆讲……杜一珍是昨天晚上突然间清醒的,不过,只能眨眨眼,对外界有反应,还不能说话,因为情况还不稳定,所以丁家把他送到医院的vip观察治疗,我听丁红豆话里话外的意思,杜一珍恢复的时间也不会太长,应该马上就能好了。”

    安童没说话。

    突兀地转身。

    离开了张美丽的办公室。

    张美丽被她这个唐突的举动弄楞了,嘴里小声的嘀咕,“切!有病吧?一惊一乍的?也不知道搞得什么鬼?”

    搞的什么鬼?

    简单!

    这就是这次丁红豆招招摇摇前来电视台的目的:赶蛇出洞!

    不动声色地把“杜一珍苏醒”的消息,传得安童的耳朵里,让她信以为真,自己沉不住气,就会踏进丁家早就布好的陷阱里。

    果不其然……

    安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以后,握着双手,焦灼地徘徊了两圈,实在忍不住了,想找个人商量一下,拿起听筒,拨通了蒋乔的电话,把这件事简短地说了一遍。

    这才压低了声音,“蒋阿姨,你说我现在到底该怎么办?嗯?是不是要先堵住杜一珍的嘴,才能永绝后患呢?”

    ------题外话------

    谢韩韩大美女打赏……

    谢票,张星汉妈妈百度一下“八零小悍媳:吻安,高冷机长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