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赏金猎人,这是一个泰拉世界,也即是明日方舟背景中的古老职业。

    他们就仿佛自然界中的豺狼一般,逐利而行,为了赏金什么都干,也什么都能能干。

    必要的时候,也许他们也会为了比赏金更高的利益抛弃雇主单干。

    而追捕目标,猎杀敌人,就是他们最原始,也最擅长的工作。

    相比于那位被传说中无人可活着见到她面容的‘怪物’,底格瑞斯自然没有那么强悍,但是在寻常赏金猎人中,他却是一等一的难缠。

    至于原因,便是他的职业。

    他是一名‘近卫’职业者。

    【优良】级别的【物理强度】,【优良】级别的【战场机动】,【优良】级别的【生理耐受】,三项达到了优良级的强悍能力让他在近卫中也属于最尖端的那一波佼佼者。

    无论是速度、攻击,抑或是承受能力,他都远超常人。

    再加上这维多利亚皇家戴尔兵工厂出品的内置高等防护服,即便遇上赏金猎人们传说中的那个‘怪物’,他也敢放手一战。

    一众赏金猎人围拢在门口,却没有要靠过来的意思,仅仅是执行着【包围】这样纯粹单一的任务。

    这些赏金猎人并非全部隶属于【翰特尔】,他们是一个巨大的赏金联盟——为了捕捉维娜这位维多利亚皇室后裔,整个伦蒂尼姆的赏金猎人们都在像鲨鱼一样追逐着血腥气息。

    维娜听到底格瑞斯的叫嚣,却并没有看他,而是直接无视他的言语,径直看向他身后的方向。

    一直坐在椅子上的韩白衣缓缓从椅子上站起来。

    底格瑞斯面色平静,将目光从维娜身上移到韩白衣身上,语气淡淡道:

    “如果我是你,我就会在这个时候选择安静的坐下。”

    “看在同为鲁珀族人,以及你并没被通缉悬赏的份上,我可以饶你一......”

    砰砰砰——

    韩白衣还没来得及动,就见身后的紫发萨科塔{族人}连续数qiang轰出,被源石技艺蚀刻的源石子弹随着一声声爆鸣轰出,直射底格瑞斯。

    铛铛铛......

    耳边响起一连串令人莫名有些耳熟的打铁声。

    只见底格瑞斯轻轻放下刀,一颗颗子弹掉落在地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他回头看向通道入口的紫发萨科塔女子,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身着企鹅物流灰白两色制服的鲁珀女人拔剑出鞘,熟练的源石技艺能力让她在数秒内完成双腿源石技艺加持,速度登时在半秒内拔升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轰的一声扎进底格瑞斯三米之内。

    铛——

    金属交鸣。

    足有人高的黑色大剑轮舞起却轻巧仿若翩翩飞燕,眨眼间便从静止挥落到面前,以堪称泰山压顶之势轰然砸落。

    鲁珀女子手中长剑与大剑仅仅是略微碰撞,赤色火花便如同闪耀星光一般点点飞散,源石技艺在这纯粹的磅礴力道面前脆弱得如同玻璃一般,女人只抵抗了不到两秒,就被一剑抡飞,没有丝毫抵抗能力。

    嘎吱吱——

    鲁珀女人的身形在半空翻滚,脚下钉靴狠狠刺在金属地面上,巨大摩擦力带来的金属撕裂声充斥在众人耳中。

    鲁珀女子稳住身形,单手扶地,目光警惕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她与她的同伴二人,一个职业是狙击,一个是先锋。

    面对‘近卫’职业这种强攻强守的类型,本身就处在被克制的地位——尤其是作战环境被限制到空间狭小的房间内时。

    “你们不是我的捕猎目标,所以......乖乖呆在旁边。”

    底格瑞斯声音平淡,随着他咧开嘴露出笑容,左侧脸颊上的源石结晶痕迹便越发的明显。

    “企鹅物流,使命必达。”鲁珀女人声音淡淡的站起身,全然没有被一整个赏金团队包围时应有的恐惧,“我们可不能让顾客在完成交易之前蒙受损失。”

    虽然口中这么说着,但德克萨斯心中依旧高高皱着眉头。

    ‘豺狼’底格瑞斯。

    这位常年排在黑市悬赏榜前十的强悍赏金猎人,究竟是为了什么强闯企鹅物流的据点?他难道就不害怕‘大帝’的惩罚么?那几个人身上究竟有什么东西,招惹了什么样的人物?

    哪怕是德克萨斯这样常年与黑市贸易、死亡押送之类的高危工作打交道的熟手,也不由在心里感慨着这几个家伙的不知死活。

    不过,她却不能退缩。

    这里是企鹅物流的据点。

    而她,是企鹅物流的员工。

    这家公司的宗旨可不是拿来说笑的。

    德克萨斯双手持剑,身上泛起一阵阵特殊的源石技艺波动。

    “能天使!掩护!”

    随着一声低喝,原本还被底格瑞斯以为是三连发的寻常拉特兰火铳顿时爆发出令他难以想象的火力,紫色长发被称作‘能天使’的萨科塔女人怀中抱qiang,qiang焰喷出足有半米远。

    哒哒哒哒哒哒——

    爆豆似的声音几乎连成一串。

    底格瑞斯瞳孔一缩,足有半个人宽的门板巨剑挥舞起来,竟呈现出一片水泄不通之势,淡淡的源石技艺光辉包裹在他全身,将数颗源石技艺蚀刻的特殊子弹拦截下来。

    可即便他的防守是如此严密,依然有几颗子弹在能天使精妙的qiang术中接连打在同一个点上,瞬间突破防御打在他胸膛,将底格瑞斯打得连连后退。

    然而,足能将钢铁都打成筛子的源石蚀刻子弹,却没能在底格瑞斯身上留下丝毫痕迹。

    身后看似跳脱的能天使沉默着扣下扳机。

    一旦进入战斗状态,一切与‘不着调’有关的现象都会神奇的从这个拉特兰女孩身上消失不见,严肃冷漠的如同一个真正混迹战场几十年的刽子手。

    铛铛铛铛——

    底格瑞斯在感受到这火力的瞬间就知道自己已然无法全身而退,面前的两人无论是那个先锋,还是她身后的狙击,都是身经百战的战士。

    要解决狙击才行。

    念及至此,底格瑞斯干脆直接放开防御,只以薄弱的源石技艺护罩保护自身,手中大剑挥舞而起,在接连不断的金属碰撞声中砸落大片子弹,脚下大步冲锋。

    孱弱孱弱孱弱孱弱!!!

    他感受着钢与火的交锋,一切生死之间的徘徊都让他感到如此兴奋,每一次源石护罩即将破裂的瞬间都让他的心脏不断跳动,让他真切的感受到自己还活着。

    区区萨科塔,凭你手中那杆威力还不如烧火棍的烂家伙就想让我死在这里么?!

    还差得远啊!

    底格瑞斯浑身被蓝色的源石护罩覆盖,整个人如同一头正在冲锋的野牛一般狂莽突进着。

    金属制成的地面在他的重力践踏中寸寸撕裂,双手持剑酝酿着高等源石技艺术式的德克萨斯忽的怔了一下。

    就在这一瞬,能天使的超高火力射击也突兀的停了下来。

    底格瑞斯却是带着满脸狞笑,毫无所觉的冲向二人的方向,手中大剑轰然抡起,赤红的双眸仿佛浸透了血。

    “给我去......”

    还不等他把话说完,底格瑞斯只觉一股庞大到难以抵抗的巨大冲击力骤然从颈部旁侧砸来,略微弯曲的手肘以肉眼难以跟上的速度带着模糊残影出现在他面前,猛地勾在他脖颈上。

    底格瑞斯眦目欲裂,出现在他面前的,赫然是刚刚那空着手从座位上站起的白毛鲁珀同族。

    什么时候?

    怎么回事?

    他刚刚不是在那边吗?

    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一切疑问产生与消失的时间,同样只有一瞬。

    站在原地的能天使和德克萨斯却清晰的记录下了眼前的一切。

    底格瑞斯扛着火力前冲的速度本就称得上高速,但面前这个白发鲁珀男人却以一种近乎突兀的速度,骤然出现在底格瑞斯对面。

    连底格瑞斯本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那在常人看来已然挥舞得无比灵活的巨剑,在这男人面前笨拙得仿佛犀牛一般,只是微微侧身就随意躲过,然后在底格瑞斯带着巨大惯性冲来的那一刹那,男人伸出了手臂。

    咔哒——

    那是一声极清脆,却令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响。

    底格瑞斯的脑袋被那白发鲁珀像抱球一样单手搂在怀里,身体却带着巨大的惯性,将他的颈部皮肤伸长撕裂到足有三尺。

    仿佛底格瑞斯的脖子被生生拉长了三四倍,勉强靠着即将断裂的皮肤连接在身体上。

    颈部关节扭曲,断裂的脊椎刺出皮肤,露出白森森的骨骼。

    显然是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反观眼前这个男人,明明是正面面对如此重量携带的巨大冲击,修长的身体却仿佛钉在地上,纹丝不动。

    那神鬼莫测的速度,更是令见证一切的德克萨斯背后直冒白毛汗,屁股后面的尾巴直炸毛,浑身的肌肉都紧紧绷起,仿佛小动物遇到了连逃都逃不掉的天敌。

    扑通。

    韩白衣随手撒开底格瑞斯的尸体。

    如蛇一般被拉长的脖子带着脑袋砸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包围在门口的赏金猎人们却仿佛被一柄重锤砸在心头,同样发出一声闷响。

    宰掉一个常年排在黑市通缉榜前十的赏金猎人,对他而言,竟是好像比杀一个小鸡子都没难上多少。

    整个企鹅据点中,顿时落针可闻。

    反倒是韩白衣一脸怪异的朝维娜的方向扭过头,面色颇有些古怪。

    就这么个玩意,居然也能把堂堂推进之王追杀得满城逃窜?

    等他看向维娜的时候,却见王小姐并没有过多关注地上的尸体,而是依旧盯着赏金猎人联盟中的某一个方向。

    “麻烦让一下。”

    随着人潮一阵拥挤,一个银发红瞳,身着黑色鲨皮衣,手持黑色两米大剑的女孩从人群里钻出来。

    女孩目光朝向维娜与因陀罗,声音清澈稚嫩。

    “她是我的猎物。”百度一下“一切从只狼开始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