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十八章 骆驼与稻草(二十一)

作者: 张维卿  分类: 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  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扑倒在地的战马将马首和骑士因俯身劈砍而被斜拉拉斩断的胸腹,以及那写满了惊惧和不可思议的头颅尽数丢了出去,只留下腹部和双腿仍旧稳稳地夹坐在无头战马的鞍具之上。

    挡嗣业者,人马俱碎!

    战场上,无分是人、是马,不论披甲与否,肆意泼洒的鲜血和遍地的残肢断臂仿佛是盛唐陌刀队穿越时空来到这残明末世,重新向世人昭示汉家男儿的血性。

    铁人军,可以说是中国重装步兵最后的辉煌。历史上,恰恰也是这一年,他们的第一次登场便创下了凭着以步克骑,并几近于全歼八旗军的辉煌战绩。此后,哪怕是因大军败绩而遗失了大量的甲胄,他们仍旧是在厦门海大捷和收复台湾的战斗中证明了哪怕是甲胄不全,他们同样可以将侵略者砍成一地的碎肉!

    看到了这一幕的清军已是下意识勒开缰绳,设法绕过这个似乎来自于他们未知年代的恶魔。然而,就在张克定的身后不远,却是每三人一组的铁人军,他们不似以身作则为部下们鼓舞士气的前者般孤军作战,凭着娴熟的刀法和默契的配合,他们更是将铁人军与绞肉机画上了等号。

    小丘正南面的血战如火如荼,明军的铁人军与清军的铁骑碰撞出了最为耀眼的血花。侧翼的弩手在竭力射杀,更多的铁人军则从其他方向的战线增援而来,清军则在固山额真阿商格的带领下拼死向前,浴血奋战在这里已经没有了任何一丝一毫的夸张。

    然而,就在战斗以着最为激烈的形态打开的同时,吊在清军骑军尾巴的一队八旗军却调转了方向,冲向了毗邻战场中央的西南方向的车阵。只见得那三四百个八旗军在明军的射击下,凭着铁板桥、镫里藏身等马术设法规避箭矢。待冲到近前,竟纷纷滚鞍下马,旋即一股脑儿的冲向了明军的车阵。

    他们距离车阵已是极近,骑弓劲射轻而易举的压制住了明军的弩手。他们疾步狂奔,几个呼吸过后便冲到了车阵前。接下来,只见他们毫不犹豫的攀援而上,踩着层板、车轮,三下五除二的便跳上了车顶。

    那些明军弩手本就只是辅兵,经过了特别的训练,躲在大车后射箭还可以勉力而为,正面交锋,莫说他们有没有那个胆量,便是平日里的训练也不曾有关相关的内容。更何况,他们的对手也根本不是什么普通的八旗军,而是八旗军中的精锐——巴牙喇营的白甲兵!

    第一个冲上车顶的白甲兵一眼便看到了近在咫尺的那个明军弩手,长刀精准的砍断了那明军的左臂,随即便是一脚踩在脸上,直接将那明军从大车内侧的层板上踹了下去。

    他,一点儿也不急于将那明军杀死。因为只用了一眼,他便看明白了这些明军的底细。此间,被他踹下大车的明军发出了令人侧目的惨叫,将更多的明军弩手心中的恐惧唤醒。接下来,在越来越多的伤亡面前,明军的弩手纷纷跳下了大车,夺路而逃。

    白甲兵轻而易举的夺取了西南面车阵的控制权,接下来,越来越多的白甲兵翻过了大车,进入到了明军的阵内。他们并没有选择去攻击正南面仍在血肉横飞的战场,不仅仅是他们很清楚就凭着手上的这些家伙事儿,是很难快速解决掉铁人军的。更重要的在于,他们很清楚他们的作为杀手锏的任务所在。

    大队的白甲兵翻过车阵,前面的已经开始了有计划的将溃兵驱赶向正西的方向。那里,是距离此间最近的左虎卫镇左营的防区,他们正在与其他方向的铁人军同样大踏步的赶去增援正南面的战场。那里的铁人军也是恰恰是最有可能干遇到他们的计划的存在,至于其他的铁人军,要不尚在与阿商格率领的清军骑兵的胶着之中,要不鞭长莫及,都是可以暂且忽略不计的。

    觉罗雅布兰翻过了大车,其身姿之矫健丝毫不逊于部下的年轻人。此间,少量的白甲兵在驱赶溃兵,还有一些则跑向了不远处的挽马群,试图将挽马驱赶向东南的方向——这样,既可以利用受惊的挽马冲击明军在正南方向的铁人军,也可以阻拦正东方向的援兵,可谓是一举两得。

    车阵的边缘,他目视距离尚有一百五十步左右,而且郑成功的帅旗位于小丘的顶端,无论如何他都是绝对够不到那里的。

    小丘,约莫也就二十米高的样子,平缓的斜坡一直延伸到突入阵中的白甲兵们的眼前。环顾四下,白甲兵们早已是各司其职,随即,觉罗雅布兰持弓在手,便在两个甲喇的白甲兵的簇拥下向着小丘顶端奔去。

    百五十步的距离,换做是策马冲锋,不过十来秒的时间而已。奈何,翻过车阵便不可避免的要弃马步行。这无疑会降低了达成最终目标的突然性,但是有觉罗雅布兰在,却也差不了太多!

    白甲兵在向着小丘顶端大步狂奔,明军也已然做出了反应。原本侍卫于帅旗下的卫士们纷纷翻身上马,手持着兵刃,迎头便扑了上去了。

    这些侍卫,无不是武艺过人的好手。而且,不仅仅是如此,他们作为长期护卫国姓爷的卫士自然而然的成为了郑成功的亲信。在这支东南明军之中,便不乏有以侍卫的身份外放领兵之人。其中的佼佼者,如奇兵镇总兵官杨祖、督标第二镇总兵官蔡巧早已为一镇总兵。即便是不如他们这等出彩的,也基本上都是野战各镇和地方驻军的中层军官。用清军的话说,这些卫士就是郑成功的亲兵、家丁,自是军中骄子。此间,对上了白甲精锐,更是毫不犹豫的便使出了看家的手段!

    战阵之外,两千五六百的八旗铁骑仍在向那五百余众的铁人军发起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其中不少失去了速度的清军骑兵更是与铁人军混战成了一团。战阵之内,却是明军的卫士们策马而下,以百余骑去阻截三百余白甲兵。

    铁人军的每一次挥砍,便是刀光与鲜血的狂舞,便是喊杀与惨叫的交响曲。以五倍之数,清军依然是难以突破这道钢铁长城。但是,他们却仍旧是将这些明军死死的拖在了原地,使其完全无法分出哪怕一个士卒去回援小丘。

    小丘之上,卫士们直冲而下,在百来步的距离终于拦住了白甲兵的去路。双方只在接触的一瞬间便爆发了最为激烈的战斗。比之铁人军的浴血而战,卫士们则更多的是凭着个人武勇作战。对上了白甲兵,这显然并不是多么讨好的办法,哪怕是骑在战马上居高临下的攻击也难以避免。

    卫士们在竭力战斗,但仍旧是处于兵力上的绝对劣势,白甲兵前进的步伐确已经减缓了不少,但仍在继续向着小丘顶端前进。

    觉罗雅布兰始终被护卫在白甲兵们的最中央,那双如鹰隼一般的眸子凝视着正前方的激战,那是两个骑在战马上明军卫士正在用骑枪和长柄战斧这样的长兵器与数个手持刀盾的白甲兵酣战。而在两个明军挥舞着兵刃的身影之前,以及那个两骑之间的镶黄旗白甲兵的头顶,是一个只有凳子面儿大小的空隙。透过那个空隙,极目远眺,却是帅旗下的郑成功,刚刚偏过头看向尚在激战的铁人军!

    这个距离,已经够了。

    左手悄无声息的摘下了一张用华贵的兽皮装饰、用金丝缠绕的步弓,右手亦是无声无息的从箭囊中抽出了一支破甲箭。一如他当年狙杀张献忠时那般,捻弓搭箭。随即,手指稍稍放开,箭矢便如闪电般飞驰而出。

    这一瞬间,时间仿佛都停滞了下来。在觉罗雅布兰的眼中,破甲箭从一个白甲兵的耳畔飞过,随即便越过了那个激战中的白甲兵的头顶,擦着盔缨,赶在一把大斧落下的瞬间穿过了那凳子面儿大小的空隙。

    时间经过了刹那的停摆便迅速的恢复入常,箭矢在穿过了空隙后向着郑成功唯独没有甲胄保护的面门激射而去。

    这是必杀之击,凭着家传的宝弓,凭着他独步八旗的箭术,百步之内取人首级当是如反掌观纹一般。

    然而,也恰恰就在这一瞬间,只见一道寒光闪过,破空而来的利箭竟被郑成功的长剑打飞了出去!

    论及武艺,他并非是如道宗和尚、余佑汉那样的绝顶高手,也难以与那俞龙戚虎相较一二。但是,他自小到大,不仅曾随武进士郑鸿魁习武,也是接受过师承据说可以追溯到剑圣宫本武藏的“二刀流”高手花房权右卫门的严苛训练。从接触武艺的第一天起,他便日日习练,尤其是起兵抗清以来,每日晨起必加以练习,不敢有一日懈怠。仅凭着这百步开外的一箭就想要终结他驱除鞑虏的梦想,这纯粹是痴人说梦!

    “啪”的一声,箭矢飞出,郑成功的虎目穿过了百步的距离,穿过了那凳子面儿大小的空隙,已然对上了觉罗雅布兰的鹰瞳。

    这么远的距离,箭矢击飞的动静是断不会在这片喊杀声震天的战场上传入觉罗雅布兰的耳中的。但是,那一声却清晰地在他的心中响起,让他的心弦不由得为之一颤。

    百战之士,往往都有着一种后天培养出来的直觉。那是一种对于危险极其敏锐的嗅觉,如同野兽身处于危险环伺的丛林,甚至不需要箭矢射出,很多时候只需要威胁的源头一眼看过来,便可以立刻察觉并以着最快的速度做出反应。

    丰富的阅历让觉罗雅布兰对此并不能感到太多的意外,早年在辽东的深山老林里狩猎、年轻时面对一些百战余生的明军精锐时他都曾有过为数不多的亲眼所见。所以,他才会在捻弓搭箭前的一瞬间才以视线瞄准,为的就是防止对手过早的感知到危险的降临。

    显然,与那个在天府之国称孤道寡,在温柔乡里逍遥快活了两三年的张献忠不同,他这一次的对手年纪更轻、武艺更佳、状态更好,也更加坚定——在那一瞬间,理论上躲闪是最快规避伤害的办法,但是郑成功不仅没有躲闪,反倒是在刹那间抽出了宝剑,将箭矢击飞,并且立刻便捕捉到了他的踪迹,目光之中更是无有丝毫的畏惧。

    事实上,若非是有如此坚定的意志,试问郑成功又怎么可能在父陷君亡、天下几乎尽没于虏手之际,毅然决然的起兵抗清,从只有九十余人一步一步的成长为有机会逆转天下大势的英雄。无论是历史上,还是有陈凯在的如今,盖莫如是!

    主帅击飞了对方神射手的暗算,并推开了余下的那几个卫士试图组成盾阵的企图,将长剑遥遥指向偷袭者,明明白白的向所有人表示,这等鬼蜮伎俩根本不能让他感到恐惧,反倒是加深了对对手的鄙夷。

    这般令人震撼的武勇,这般明目张胆的挑衅,于两军阵前最是能够鼓舞军心。欢呼声自小丘顶端爆发,迅速的向着这片区域蔓延开来。起初,将士们尚且还知道这一切是源于郑成功,到了后面便更多的只是无意识的盲从——沙场之上、生死之地,每一个人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哪怕是积年的老卒也好不到哪去。任何一点儿的风吹草动都有可能会引发滔天的巨浪,败溃前兆的惊恐如此,预示胜利的欢呼亦是如此!

    其他几个营的铁人军加快了脚步增援而来,甚至就连被白甲兵驱逐的辅兵停下了溃逃的脚步,在刹那的错愕过后,纷纷呐喊着与铁人军一同反扑了回来。

    明军以着更快的速度合围,留给他的时间越来越少了。觉罗雅布兰当然明白,郑成功已经注意到他了,再度狙杀的成功率已经跌落到了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

    此刻,挡在他们面前的仍旧只有那百余卫士,在白甲兵的围攻之下,这些明军锐士却是表现出了令人惊叹的武勇。但是,数量上的绝对劣势让他们不可避免的付出更多的伤亡,这也促使着他们不得不凭战马的速度与清军周旋,而非完完全全的混战。如此一来,白甲兵们前进的速度也难以如初战时那样加以遏制。除了冷箭偷袭外,他们仍旧有着击溃明军卫士,冲上小丘,达成既定目标的可能。

    但是,这一切必须赶在明军的增援抵达前完成。而那些忠心耿耿的明军卫士也仍旧在拼死战斗,竭尽全力的减缓白甲兵前进的速度。因为他们同样清楚,每在此间多阻滞白甲兵一秒,从其他各处来援的铁人军就可以更近一步。只要等到铁人军抵达,这些白甲兵的下场只会比那些清军铁骑更惨,因为那些狗娘养的东西根本逃不出去。

    死地,则战!百度一下“帝国再起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